站点导航 | 千客杂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国际时讯 > “黑金”:黑社会“绑架”台湾政治

“黑金”:黑社会“绑架”台湾政治

2015-02-13 12:13:57 人点击
导读:据台湾“中央社”报道,台湾高雄大寮监狱11日下午发生6名犯人挟持管理员事件,竹联帮尊堂堂主郑立德等6名受刑人11日串通谎称生病,打伤管理员后挟持3人,12日早晨5时50分左右,在向媒体表达了诉求之后,6名嫌犯分两批饮弹自尽,遭挟持的典狱长安全获释。台湾黑帮以这样一种方式再度吸引了人们的注意。

数十年来,台湾当局对黑帮进行了多次整肃行动,但很难根本解决这一问题。作为后威权社会的台湾,本身是十分多元的社会,帮派体系作为亚社会形态,其存在本介于黑白之间,有灰度的色彩,也发挥着很微妙的社会作用,在某些情形下与那种专以作奸犯科为目标的好莱坞式的黑帮还是有很大区别,同时其也有源远流长的历史根源。

  台湾黑帮独特名词:“本省挂”“外省挂”“纵贯线”

  台湾黑社会组织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清朝的民间秘密会党。1662年(清康熙元年),抗清将领郑成功率军驱逐了盘踞在台湾岛上的荷兰殖民者,把宝岛变成了反抗满清统治的军事堡垒。当时东南沿海地区活跃的秘密会党“洪门”也借机发展到台湾。洪门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尊郑成功为“武宗”,以各种山堂为号,最早成立的是金台山名远堂。

  政局不稳,民间组织便得以发展壮大。雍正四年(1726年)端午,以蔡阴为首的十三人在诸罗(即今嘉义县)结盟组成“父母会”,这是有史料记载最早的台湾本土帮会。到1895年日本凭借《马关条约》侵占台湾,岛上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帮派组织经历了将近两个世纪的野蛮生长,势力已经遍及全岛,其中洪门和青帮规模较大。日据时期,台湾本土黑帮遭遇大规模整肃,日本黑社会势力得以入台扎根。所以直到今日,台湾和日本的黑道人物都往来密切,甚至有些台湾黑帮的组织机构就设在东京。日本人利用黑帮势力巩固殖民统治,一些地痞流氓组成的地方角头势力壮大起来,芳明馆、牛埔帮、华山帮、七贤帮都属此类。所谓“角头”意指部落,最早是同族、同乡聚居形成的团体,他们往往建造庙宇,以祭祀天公、妈祖、三太子等神灵的名义活动,并训练壮丁组成武装力量。

  如果说角头代表了台湾黑社会中的土豪宗亲力量,那么到了1949年国民党退居台湾时,外来势力则开始冲击岛内秩序。

  1945年抗战胜利后,被日本殖民统治近半个世纪的台湾回归祖国。但是国民党的接收成为“劫收”,尤其是1946年的“二二八”事件,激化了本省人与外省人的矛盾。至1949年蒋氏败退台湾,带去了大批的党政军人员,族群矛盾更为尖锐。在这一背景下,居住在眷村(台湾军公教人员居住地)的外省籍青少年远离家园,远离亲朋,异常苦闷,打架斗殴成为他们的最佳发泄途径。在省籍情结的诱因下,外省籍与本省籍青少年之间常发生冲突,甚至互拉帮派以对抗。于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台湾黑社会组织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跟随国民党来台的有大量军官家眷子女,也有其他各个阶层的平民百姓,还有一些本来就是大陆的帮会分子。他们大多住在眷村,在和原住民的冲突中慢慢结成团体。早期他们被叫做“阿山仔”,后来统称“外省挂”,与这个词相对应的台湾原住民则成了“本省挂”。在台湾警方的习惯用语中,外省挂叫帮派,本省挂是角头。主要的外省挂有竹联帮、四海帮、松联帮、飞鹰帮等,其中很多都有国民党军方背景。

  除了外省挂和本省挂,还有一类人叫“纵贯线”。纵贯线本来是台湾铁路局对中部和西部贯穿全岛的铁路干线的称呼,在黑帮话语里,却指的是那些实力强大到不受地域和角头帮派限制,黑白两道都要另眼相看的大哥。近些年“纵贯线”这个词被用滥了,变成凡是在纵贯线铁路沿线地区活跃的黑帮老大,不论江湖地位高低,都自称“纵贯线大哥”。

  台湾有多少黑帮分子?准确数字很难统计,1996年6月,台湾“警政署”首次公布各县市黑社会帮派普查情况,台湾帮派组织共计1000多个。最有名的有台北的“竹联帮”、“四海帮”、“牛埔帮”;台中的“大湖帮”、“十三兄弟帮”,高雄的“七贤帮”、“西北帮”、“十二煞星帮”,桃园的“铁鹰帮”等等。人数最多的分别是“竹联帮”(600多人)、“四海帮”(500多人)、“天道盟”(400多人),但这只是警方“列管”的黑帮情况,实际的黑道人物达数万人之多。在这么多帮派中,最负盛名的就是“竹联帮”、“四海帮”、“天道盟”,被并称为台湾三大黑帮。

黑社会“绑架”台湾政治 90年代1/3“立委”“议员”有黑底

  黑金政治是当代台湾社会一个结构性的问题。从黑金政治形成的原因上看,战后初期国民党腐败统治、掠夺式接收、省籍矛盾是当代台湾黑金政治初步形成的主要因素;而威权统治时期,国民党为了赢得选举,“选举执政至上”,与派系、财团、黑社会共处是当代台湾黑金政治基本形成的主要因素;在威权体制转化后,面对在野的民进党等党派的挑战,国民党政权危机意识加剧,为求选战,加深对黑社会的依赖,同时,黑社会进一步介入政治,出现所谓“黑金共同体”。

  众所周知,蒋氏政权与黑道的渊源颇深。蒋介石早年就曾拜上海青帮头子黄金荣为师。1927年4月,借助黄金荣、杜月笙和张啸林等青帮势力在上海发动 “四一二政变”。长期以来,南京国民党政府和青帮、洪门保持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蒋氏政权败退台湾后,出于统治需要,对黑社会又打又拉,给黑社会的发展壮大以可乘之机。两蒋时代,国民党在台湾实行高压统治,特务政治是其政权运作的一个主要基础,而在此种高压统治下,以经济利益为主要价值取向的黑社会,由于具有草根组织,同时具有秘密的作为能力,往往成为当局在采取某种秘密手段时很实用的“白手套”,而在黑社会本身,与当局的关系,不仅是获取更大经济利益的有效手段,同时也是继续发展壮大的必要条件。所以,陈启礼代表的新秘密帮会与台湾当局的关系二者实际是互相渗透和利用的关系,各有自身的需要。

  王建民在《国民党下台内幕》一书中说,在蒋氏父子执政时期,尽管国民党与黑社会势力仍保持着密切关系,但黑道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被控制在可容许的范围之内,不能公开合作,更不会让其成为国民党政权的一部分。而到了李登辉时代,为了实现国民党的本土化,允许黑道势力漂白,黑道势力纷纷进入权力机构。李登辉还曾于1993年6月7日在“总统府”秘密会见中国洪门总会的12名山主,寻求支持。国民党政权与黑道结盟的黑金政治逐渐形成。

  上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解严后国民党放开各级选举,黑社会势力逐渐与政治结盟,黑金政治成为台湾民主的污点。通过贿选买票,帮派“漂白”渗入“立法院”及各级地方“议会”,在政坛影响力非常大,并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高潮,出现“黑道治县”与“黑道治台”的局面。前竹联帮大佬、现为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的张安乐也曾透露,台湾选举买票是个公开的秘密,必须有帮派的参与,“例如,(帮派)大佬给地方里长说,你给我拉1万票,一票1000块,我给你1000万,一个大学教授也给里长1000万,让拉1万票,最终会如何?里长可以给大学教授拉500票,教授难道还敢去告他?但是大佬就不行了,拿了人家的钱,敢不办事?”

  李登辉执政是台湾黑金政治大发展的时期。 在李登辉当政的12年里,台湾政治商品化,“选举”金钱化,黑社会大显身手。台湾黑金政治由此迅速发展并开始泛滥,李登辉,成为黑金政治的大后台,以致被人称为“黑金总统”、“黑金之父”。 根据台 “刑事警察局”1996年发布的资料显示,全台湾1/3的 “立委”出身黑道,858名县市“议员”中,237人有刑事前科,平均每3个县市“议员”就有一个是有“黑底”的。由此看来,台湾黑道介入政治的情况真是世界罕见。台湾政坛高官跟黑道关系近到什么程度,从陈水扁老婆吴淑珍曾说过的话中也能体会几分。当年陈水扁女儿出嫁,有媒体问,万一“驸马爷”欺负他女儿怎么办?吴淑珍立马放出狠话:“如果女婿对女儿不好,就找黑道把他砍手砍脚!”

  黑社会组织大佬及其亲人的葬礼是观测台湾黑金政治的“万花筒”。1996年,四海帮前帮主陈永和出殡时,治丧委员会就有186人,当时的“总统候选人”陈履安、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等一干政要纷纷参加公祭。这场丧礼号称花费1000余万新台币。2003年3月24日,绰号“排骨”的黑帮头目林顺治在彰化为享年84岁的父亲林东福举行公祭仪式。陈水扁、李登辉、吕秀莲、马英九和谢长廷等人赠送的挽联赫然在列。2003年7月16日,牛埔帮老大张乃富出殡,陈水扁和吕秀莲赠送挽联,“立法院长”王金平出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

文章来源: 编辑:安静读书网
Tags: